9.3章 别出心裁的八王共治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努尔哈赤为了加强汗权,巩固自己的地位,果断地处死了弟弟舒尔哈齐和长子褚英。

经过这两场斗争,努尔哈赤更加集中了自己的权力,及时纠正了首次立储的失败。

但是,有汗位,就有激烈的争夺,有争夺,就有残酷的斗争。

在努尔哈赤的晚年,“立储”风波愈演愈烈。这主要发生在四大贝勒之中,尤其是代善和皇太极之间进行的明争与暗斗。

张一化死后,努尔哈赤失去一个智囊人物。找五大臣商量,又人多嘴杂,有人不能畅所欲言,自己也担心走漏风声。

于是,努尔哈赤单独找来额亦都,对他说:

“有件事本来难以启齿,但是,形势所遏,又不能不考虑,只得找你来说一说。”

额亦都向他问道:

“你说的是不是立储的事?”

努尔哈赤点了点头,心里说:生俺的是父母,知俺的还是额亦都啊!遂问道:

“现在代善和皇太极各不相让,大有誓不两立之势,你看怎么办呢?”

额亦都说:

“请恕俺直言。就齿序而言,代善居长,皇太极是弟辈,以武力论,代善独掌二旗,皇太极只领一旗;从德才说,代善为人宽厚,得到大家信赖。皇太极一性一格威厉,好权弄术,为人所畏惮。你看呢?”

以后,努尔哈赤又分别找了安费杨古、费英东、何和理、扈尔汉谈了“立储”问题,四人都倾向于代善。

万历四十四年(1616年,天命元年)正月初一日,努尔哈赤建立后金国,年号天命,并同时宣布代善代政,协助汗王管理政务。

不久的一天,努尔哈赤当着官妃、众子侄许诺说:

“在朕百年之后,你们都得依靠代善负责照应呢!”

这是努尔哈赤公开将大妃乌喇氏及心肝幼子们托付给代善的表示,也就是预定代善日后将承袭汗位。

正如额亦都所说:代善一性一格宽柔,深孚众望,军功众多,权势甚大。自从协助努尔哈赤管理政务以后,凡努尔哈赤不在时,一些重大军机便先报告给他。

可是,代善只是一名武将,才气平庸,除了带兵打仗,冲锋陷阵,多立战功以外,在抚民理政、处置纠纷等方面,表现出优柔寡断,措置失当,甚至不能公平处理。

于是努尔哈赤感到很不得力,尤其在某些重大问题的决策上,代善与努尔哈赤的观点相悖,父子俩往往争执得相当厉害。

一年前,褚英被处死的诸多原因中,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他反对努尔哈赤的积极主战,到处用兵的思想,主张停战休兵,过安定和平的日子。

代善也主张弃战讲和,反对努尔哈赤树敌过多的做法。

代善曾当面劝说他的汗父努尔哈赤说:

“既然要与明朝争天下,就应该集中力量,对付当面之敌;对背后的朝鲜王国,应该尽力讲和,以解除后顾之忧,又避免了前后受敌。”

努尔哈赤不以为然,他说:

“朝鲜王国与明朝关系深厚,和谈解决不了问题。必须用武力去征服朝鲜,才能割断它与明朝的关系。”

于是,父子俩各持一端,争执不休。

萨尔浒大战以后,代善在东部战场上,与朝鲜王国的都元帅――姜宏立等,对天盟誓说:

后金与朝鲜将永结盟好,两国间永不用兵,在后金与明朝发生冲突时,朝鲜王国不再出兵援助明朝等。

之后,代善将朝鲜的兵、将全部带到国都赫图阿拉。

当时,姜宏立、金景瑞两个元帅,因为拜见努尔哈赤时,只“行揖”而不跪。努尔哈赤大为震怒,扬言要杀他们。

代善当即向汗父建议说:

“俺已代表大金国,与他们对天盟誓,汗父要杀他们,这是背天不义的行为。恳望汗王信守盟约,不以小节为意。”

听了代善的言辞,努尔哈赤无可奈何,只得答应他的请求。

后来,发生了朝鲜士卒强一奸一女真妇女的事件。努尔哈赤又想借故杀害朝鲜的士卒,代善知道后,赶忙又向汗父劝说道:

“俗话说:一人做事一人当。谁犯了罪,就罚谁,杀谁,不能殃及无辜。”

努尔哈赤置之不理,竟下令一下子杀死四五百名朝鲜士卒。

以后代善得知这一消息,十分气愤地说:

“俺悔不该在盟誓之后,将朝鲜兵、将带到国都来。早知如此,就送他们出国界了。”

天启元年初,努尔哈赤在攻占开原、铁岭之后,又经过大半年的备战,及时召开军事会议。讨论的中心议题,是进军辽、沈,还是攻打朝鲜王国之后,再回过头来打辽、沈?

会上,争论激烈。四贝勒皇太极首先说:

“朝鲜王国历来是站在明朝一边,帮助明朝对付大金。先攻打朝鲜,等于打掉明朝的一个帮手,削弱了明朝的力量。”

莽古尔泰支持皇太极的意见,他说:

“朝鲜王国仅是弹丸之地,兵力又少,易于攻取。截断朝鲜王国与明朝的关系,咱攻打沈、辽时,也解除了后顾之忧。”

大贝勒代善持相反意见,他说:

“咱攻打朝鲜,明朝必然去救,或是来袭击咱的国都。咱要受前后之敌的夹击,能打胜吗?不如先与朝鲜讲和,然后咱再攻打辽、沈,岂不是两全其美么?”

扈尔汗支持代善的意见,他说:

“俺以为,先把朝鲜王国的兵、将都放回去,与他们讲和,再攻打明朝的辽、沈,这是万无一失的策略。”

皇太极当即反对说:

“放不放朝鲜王国的官兵,要看朝鲜王国的态度。它不主动臣属俺后金国,仍然不能放回他们的官、兵。”

在两种意见各不相让的情况下,努尔哈赤采取折中的办法,决定先出兵辽、沈,攻打明朝。同时,为了保障出兵时后方的安全,决定将朝鲜的兵、将全部杀掉,以去除后顾之忧。

在对待朝鲜王国战与和、对待朝鲜兵将杀与放的问题上,代善与努尔哈赤始终意见相左,曾经发生多次争执。

早在万历四十八年(1620年,天命五年)的一天,努尔哈赤的小妃泰恩察,来向他报告说:

“大妃乌拉纳喇氏,连续两三次深夜出去,与大贝勒代善如何,如何……”

努尔哈赤听了以后,也觉得前一段时间,大妃乌拉纳喇氏的形迹有些可疑,便立即指派达尔汗侍卫、额尔德尼巴克什。雅逊、孟阿图四位大臣,进行深入调查。

且说这小妃泰恩察,本是随叶赫纳喇氏嫁来的使女。当时,叶赫纳喇氏十四岁,泰恩察年仅八岁。

十四岁的叶赫纳喇氏,生得亭亭玉立,月貌花容。身材颀长,好像十七、八岁的大姑一娘一。

最惹人神往的,是那对勾人的凤目,顾盼生辉,回眸一笑,百媚顿生。

努尔哈赤一见,怎能不称心如意。于是,朝朝暮暮,似漆如胶。几年后,生下一子,就是皇太极。

一个偶然机会,努尔哈赤走进叶赫纳喇氏的屋子,突然看到一个长得俏一丽的少女,在领着皇太极玩耍,便禁不住走上前去询问,才知道是叶赫氏的使女泰恩察。

努尔哈赤见叶赫纳喇氏不在,便走上前去搂住求一欢,泰恩察半推半就,二人在叶赫的床上成就好事。

正当二人整衣下床之时,叶赫正巧回来撞见。事后,泰恩察便成了努尔哈赤的小妃。

叶赫纳喇氏一性一格文静、善良,把泰恩察当作妹妹看待。皇太极自小随她长大,平日以姨一娘一呼之,二人建立深厚的感情。

可是,好景不长,正当叶赫纳喇氏深受宠幸之时,努尔哈赤又与乌拉纳喇氏成亲。

这乌拉纳喇氏年方十二岁,却生得狐媚妖艳,风韵更胜过叶赫纳喇氏十倍!

努尔哈赤遂逐新欢,自然冷落了叶赫纳喇氏。不久,由嫉妒、郁郁寡欢,以至忧虑成疾,不到两年,貌比天仙般的叶赫纳喇氏,竟死于非命,时年二十九岁。

再说乌拉纳喇氏,为努尔哈赤连生三个儿子:阿济格、多尔衮、多铎。

叶赫纳喇氏死时,皇太极已经十三岁了。在皇太极小小的心灵深处,早已埋下仇恨的种一子,从感情上来讲,对乌拉纳喇氏母子早有嫉恨,也是情理中的事。

一天晚上,努尔哈赤来到泰恩察房里,二人正在亲一热之时,乌拉纳喇氏的使女尤拉菲进来传话说:

“大妃替汗王炖的‘参茸大补汤’快凉了,请汗王过去饮用。”

努尔哈赤随后便去了。

当时,小妃泰恩察气得咬牙切齿地骂道:

“这个狐媚子真霸道!汗王就是她一个人的了?她把汗王拴到自己的身上了!”

原来,“狐媚子”的外号是有来历的。据说,乌拉纳喇氏刚生下来时,长着一身绒一毛一,颜色与狐一毛一无二。满月之后,一毛一渐退去。一身洁白的皮肤,质细如玉,润一滑异常。

渐渐成一人以后,不仅容貌美丽,而且伶俐聪明,生就一张巧嘴,能把死人说活,能将愁人说喜。于是,这“狐媚子”便扬开了。

且说泰恩察气得三天三夜都未吃好、睡好,思来想去,她要报复!

忽然,她眼睛一亮,想起了乌拉的使女尤拉菲。曾经在自己面前诉委屈,说过乌拉纳喇氏的坏话。当时,尤拉菲说了件事:

一天午后,她正在屋里歇晌,睡梦中猛然听得乌拉纳喇氏‘暧哟、暧哟’地喊个不停,心说:

“准是她病了!得去看看。”

尤拉菲三脚两步,急忙往乌拉屋里跑去。一边跑进屋子,一边嘴里不停地问道:

“怎么了?怎么了?……”

当尤拉菲跑进屋子,一下子愣住了:

只见乌拉氏光着身一子躺在床上,汗王也光着身一子,在……

因为尤拉菲的突然撞进屋子,乌拉氏也停住了喊声,昂起头来看她。汗王也转过头来,用惊奇的目光对她注视着。

尤拉菲终于明白过来,这是怎么一回事!

她又急忙三脚两步跑出了屋子,背后传来汗王的声音:

“真扫兴!”

后来,乌拉纳喇氏一抽一她两巴掌,又罚她跪了半天。然后问她:

“你以后还敢这么冒失么?”

尤拉菲只得应道:“再也不敢了!”

想到这里,泰恩察心里有了谱儿,一个报复乌拉氏的计策形成了。

从那以后,她主动接近尤拉菲。尤拉菲喜欢吃甜食,她就单单做了一些甜的食品,送给她;尤拉菲喜欢绿色衣服,泰恩察就连续缝制了两条绿裙子,送给她。

经过一段时间相处,尤拉菲也把泰恩察当作知心人。泰恩察趁此机会,提出要与她拜干姐妹,尤拉菲满口答应。

二人也像男子汉那样,摆上香案,双膝跪下,对天盟誓说:

“自今以后,姐妹二人,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永生永世,不弃不忘!”

于是,泰恩察与尤拉菲真像亲姐妹一样。每到一起,搂头抱颈,喜喜哈哈,亲一热得舍不得分开。一日不见,真像隔了三秋似的。

且说那八王子皇太极,虽说长大成一人,带兵打仗的空闲日子,有时也常来姨一娘一处走走。

自生母叶赫纳喇氏死后,他对这位抚养他长大的姨一娘一,打心里感激她。

每次来了,两人都要叙叙过去,讲讲现在,不经意地便想到了叶赫氏生前的一些往事,二人都会流下怀念的泪水。

有一次,泰恩察正与尤拉菲说着活儿,皇太极猛然间走了进来。

不久,尤拉菲便走了。皇太极说道:

“跟她有什么好谈的?那乌拉氏不是东西!当年,若不是她狐媚惑住父王,俺母亲也不会悒郁而死!”

泰恩察听了皇太极的话,不禁神秘地一笑,她站起身一子,走到八皇子跟前,在他耳边轻轻说了几句话。只听皇太极说道:

“俺姨一娘一虽不会打仗,却懂得‘欲擒故纵’的计策哩!”

二人会心地同时笑起来。

尤拉菲一连几天未来了,泰恩察心里急得慌,自己又不便去看看。

又过了两天,午后时候,她见尤拉菲来了,远远看去,见她走路似乎有些不大利索,不像以往那样轻一盈。

尤拉菲走近了,泰恩察见她脸上现出病容。遂关切地问道:

“怎么,你生病了没有?”

尤拉菲苦笑着说:

“俺这病,才是快活出来的病呢!”

说完,她凑到泰恩察耳边,小声说了一会,脸上不由得红起来。泰恩察立即说道:

“这个狐媚子真坏!怎么能这么糟践人呢?小小的年纪;哪能受得往他……”

尤拉菲向她的干姐姐说道:

“俺躺在床上,她还喊俺去做事呢!她这人就是心太狠了!”

泰恩察见尤拉菲在流泪,忙劝说道:

“别难过。你等着吧,咱们找个机会治治她!”

“她说了,有汗王给她撑腰,她谁也不怕!自从那次俺撞见了她和汗王干那事,她就变着法子整俺。这次,就是有意报复俺!”

“别怕她!要学会忍耐,过几天咱想法子治她,也要她尝尝咱的厉害!”

泰恩察说着,又拿出甜食品来,说:

“带回去慢慢吃,补养好身一子,再想法子跟那狐媚子斗!”

尤拉菲走了,泰恩察看着她的背影,心里觉得:也真怪可怜的。

第二天,皇太极来了。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小瓶子,交给泰恩察说:

“姨一娘一,你看着办吧!”

泰恩察接过瓶子,隔着玻璃一看,里面有两条红头蜈蚣,心里不由得有些紧张,随说:

“就怕尤拉菲害怕,俺再给她鼓些劲,也许没问题的。”

皇太极又轻声地嘱咐道:

“姨一娘一,这事关重大,可不要大意啊!一旦父王知道,不会轻饶咱的!”

“你就放心罢!出了事,有俺呢!大不了,俺这条命搭上!也不能沾上你的!”

泰恩察一边果断地说着,一边送皇太极走出门去,转回身来,将那瓶子收藏好。

又过两天,尤拉菲来了。泰恩察问她:

“身一子恢复好了吗?”

“好了,全好了!这几天,汗王一直在纳泽屋里过夜,可把狐媚急坏了!”

“这个小妖一精一,汗王一天不跟她睡,她就受不了!”

二人一句连一句地骂着乌拉纳喇氏,泰恩察突然向尤拉菲问道:

“你平时见过蜈蚣吗?”

尤拉菲急忙答道:

“见过。俺那乌拉山多,山上蛇多,蜈蚣也多。小时候,俺还逮过呢?”

“哟!你不害怕?那东西可咬人呢!”

“不怕,无论是蛇,还是蜈蚣,只要砸破它的脑袋,它就不能活了。”

泰恩察走进屋子里,将那瓶子捧在手中,对尤拉菲说道:

“昨天,俺吓死了!在院子里跑出来两条。喏,你看看吧,都在里面呢!”

尤拉菲接瓶在手,看了一下,说:

“唉呀!这两条蜈蚣可不小呢!要是被它咬了,不及时治字,也会伤命呢!”

泰恩察接着说道:

“这东西象那狐媚子一样,毒着哪!”

尤拉菲听了,格格地笑了起来,随便地说:

“她能被咬两下子,就好了!”

泰恩察看了看尤拉菲,试着说:

“咱们想个办法,让那狐媚子挨咬两口,也能泄一下你胸中的闷气呀!”

尤拉菲听了,像想起了什么似地,伸手拿起瓶子,走到泰恩察面前,轻声地说:

“让俺带回去吧!……”

二人又小声商议了一会,尤拉菲才走。

且说乌拉纳喇氏,这些日子见汗王在小妃纳泽那里,她两次让尤拉菲去喊他,都没有来。心中不免有些埋怨起来:真是痴心女子负心汉,一点也不假呀!

不由得心里胡思乱想起来:男人可以拥有众多女人,但女人就不可以有几个男人。这太不合理了!

她躺在被子里,无意间手碰到了自己的两个一乳一房,心里不觉一动,使她想起了一件事。

那是不久前的一次家宴上,努尔哈赤让她给四大贝勒敬酒时,当她走到大贝勒代善面前,提起酒壶,正要往他面前的酒碗里添酒。代善猛地站起来,说道:

“俺已喝……喝多了,再不能……,”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

  • 金庸传奇

    最新章节:后记
    天下武林,高手林立,金庸、古龙、梁羽生、温瑞安是当代文坛举世公认的武林至尊。他们妙笔生花,佳作纷呈,将中国武侠文学带入一代盛世,推向前无古人的高峰。《四剑侠传奇》写尽四剑侠的传奇人生,告诉你 他们书里书外的故事和稳秘。真正的武侠小说爱好者,绝对不可错过——笔下世界道尽人生真义,现实世界写尽人生传奇

    钟晓毅01-08 完结

  • 李宗仁传

    最新章节:第十八章归来兮
    李宗仁(1891-1969)广西临桂人,字德邻。黄埔军校南宁分校总负责人。国民党高级将领。中华民国副总统、代总统。 早期概述早年就读于临桂县立两等小学,后入桂林省立纺织习艺厂当学徒。1908年 考入广西陆军小学第三期。1910年10月 加入同盟会。1912年考入广西陆军速成学堂。1913年秋毕业后,到南宁将校讲习所任准尉见习官、少尉、中尉队附。1916年 5月 任滇军第四师第三十四团排长。后转入桂系陆荣廷部,任护国军第二军第五旅排、连、营长,参加护国战争、护法战争和粤桂战争。

    朱金元,陈祖恩01-08 完结

  • 贝布托传

    最新章节:第二十二章妇女运动
    1977年7月5日,位于南亚次大陆西北部的巴基斯坦伊斯兰共和国,发生了一场军事政变。巴基斯坦著名的政治活动家、年仅49岁的民选总理佐勒菲卡尔·阿里·布托领导的文宫政府被推翻。布托总理被捕下狱。

    刘文山01-08 完结

  • 孝庄皇后传

    最新章节:第05章 天上的雄鹰
    作者:(杨海薇)内容简介:她是科尔沁草原飞出的一只“彩蝴蝶”,她尽心尽力辅佐呈太极、顺治、康熙三位皇帝建立起清王朝政权并统一中国,她是清朝开国到“康乾盛世”期间的一位关键性人物,也是充满了神秘色彩的一位卓越女性,本书全面、详尽地描述了这位不平凡的女性非凡的一生。

    人物传记大全01-08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