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香消玉殒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天色终于暗了下来。

    石万山果然料事如神,在天黑之前,甘瘤子方面始终毫无动静。

    但这只是表面上的宁静,实际上甘瘤子早已一切布署就绪,只等天色一黑,他的各路人马就要发动,大举来犯了!

    现在,夜幕已笼罩了这个四面环海的孤岛,大战正在紧张的气氛中逐渐接近,随时一触即发。

    石万山真能沉得住气,直到这时候,他才由四名女枪手护着,来到他的卧房,吩咐她们严密戒备。

    而在他的卧房外,尚有十几名荷枪实弹的大汉在把守,任何人都不许接近。连叶雄也被留在大厅,由两名大汉陪着,其实是监视。

    石万山回到卧房,立即移开衣橱,便见橱后赫然出现一道暗门!

    他这卧房是依山而建的,这一面墙后便是山壁,暗门后则是个山洞,由隧道可以通到军火库。并且有一条秘道直达峡谷的一个秘密出口,作为万一情况危急,必要时用来逃生的退路。

    当然,他并不希望真有一天要用它,只不过是有备无患,才不至事到临头,束手待毙啊!

    但他真正有恃无恐的,并不是这条逃生的秘道,而是在军火库里,藏有一件任何人从不知道的厉害武器。

    从暗门进入隧道,来到军火库后,石万山使用手电筒照射,寻找出石壁上的一处,搬开一块长方形石头,现出个壁洞来。

    只见他双手伸进洞去,小心翼翼地搬出个长方木匣,夹在肋下,由隧道急急回到卧房。

    将暗门关上,衣橱移回原位,他才把木匣置于床上,揭开木盖,取出一支德制的手提轻机枪,原来这就是他的秘密法宝!

    他面露得意地,又取出一支长弹匣来,以熟稔的动作,“咔!”地一声,装上了机枪,再仔细检查一遍,机件全部灵活无损,不禁嘿然狞笑起来,喃喃自言自语说:

    “甘瘤子,你不怕死就来吧,我要让你知道这玩意的威力!哈哈……”

    他独自得意忘形地狂笑了一阵,直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才气喘吁吁地躺上了床,将机枪放在枕边,向一名土女吩咐:

    “去叫外面的人,替我把昨晚的那个娘们带来!”

    好个不知死活的老色迷,在这兵临城下的关头,他居然雅兴不浅,还忘不了女人,要想淫乐一番呢!

    土女唯命是从,到门外去传达了石万山的命令,一名大汉便立即去遵命照办。

    昨晚陪石万山睡了一夜的女郎,和黄玉凤都被“招待”在叶雄睡的那间木屋,由两个大汉负责监视,禁止她们外出,甚至不顾小肉弹的伤势,任她痛苦得呻吟不止,也没人理会。

    整个的山上,除了石万山的那批心腹之外,连宋佩妮和叶雄,全部都被禁止活动,谁也无法预料自己的命运,更不知道老家伙将如何处置他们。

    那名大汉来到木屋,仿佛是提犯人似的,带了那女郎便走,送到石万山的卧房去。

    而这时候,困在大厅里的叶雄,正在焦灼不安地苦思着……

    他已不止一次,抬手看看腕上的手表,似在等待时机的到来。但是,甘瘤子方面始终毫无动静,而他必须在黎明以前,使双方发生火拼,否则时间配合不上,他此来的任务便告失败。纵然双方势在必拼,只要第三者一介入,他们必然联手先御外敌,那就……

    念犹未了,忽听外面人声骚动,使他不由精神一振,以为是甘瘤子方面,终于发动攻势了。

    谁知他的估计完全错了,外面的人声骚动,并不是甘瘤子大举来犯,而是石万山昨夜派出的两名“特使”,已经回到山上来,正由孟超亲自带着他们,去向老家伙复命。

    叶雄并不知道这码事,正在兴奋不已,不料人声又忽然静止下来。看情形并不像是双方开始火拼了,不禁使他茫然不解起来,这究竟又是怎么回事呢?

    过了大约十分钟,就在他暗自纳罕不已之际,来了两名大汉,向他传令说:

    “石大爷有请,跟我们来吧!”

    叶雄暗自一惊,不知是福是祸,只好硬着头皮,由两名大汉带到石万山的卧房去。

    进门一看,石大爷居然旁若无人,当着好几个手下的面,毫无顾忌地,搂着那赤裸裸的女郎坐在沙发上!

    叶雄极力保持镇定,泰然走上前问:

    “石大爷叫我来,有什么吩咐?”

    石万山把脸一沉,冷声说:

    “老弟,我已经查明你的来龙去脉了!”

    叶雄不由地一怔,诧然惊问:

    “什么?你……”

    不料石万山忽然哈哈大笑说:

    “瞧你紧张成这样!真金不怕火炼,你老弟又不是甘瘤子派来的,何必怕我去调查?”

    叶雄一时真成了丈二和尚,摸不着脑袋了,但他毕竟非常机警,立即若无其事地笑笑说:

    “我明白了,石大爷一定是怀疑我的身份,暗地里派人出海去找仇老大,结果在附近的海上遇上了他……”

    没等他说完,石万山已把大腿一拍,说:

    “对!对!完全让你猜对啦!不瞒你老弟说,我对任何人都不敢百分之百的相信,所以你老弟虽然说的活龙活现,我仍然要加以证实,才能绝对相信。昨夜我派了两个人出海,打算跟贵当家的取得联络,以便证实老弟确是他派来的。事情就是这么巧,他们出海还不到半天的航程,就被两艘大机帆船截住,船上的人起先很不客气,给他们吃了点苦头,逼问出他们的来龙去脉,马上就改变态度对他们热情招待……”

    “哦?”叶雄故意问:“那是为什么呢?”

    石万山大笑说:

    “这还消问吗?那两条船就是仇老大的呀!”

    叶雄心里暗喜,欣然说:

    “他们来的倒真快!那么仇老大已经知道,我在石大爷这里了?”

    石万山眉飞色舞地说:

    “当然知道啦!仇老大还亲自问了他们一些话,然后要他们先赶回来,带了个口信转告我。希望我这里尽快发动,他们的船在黎明以前,一定会赶到,向甘瘤子来个夹攻呢!”

    叶雄大喜过望,振奋地说:

    “那么我们不必守株待兔,等甘瘤子那边发动,我们就可以先……”

    话犹未了,突然山下传来了一阵密集枪声,显然双方已展展了大战的序幕!

    石万山不禁狞笑说:

    “好!他们已经来了,孟超,你快回关卡去!”

    “是!”孟超立即夺门而出。

    叶雄趁机自告奋勇,向他请缨说:

    “石大爷,我不是来这里看热闹的,似乎也应该派我个用场,免得挨仇老大的骂……”

    老奸巨猾的石万山,到这时候仍然毫不大意,皮笑肉不笑地说:

    “老弟,拼命有的是人去拼,何必要你去冒险,万一有个差错,我怎么向仇老大交代?”

    叶雄眼看他搂着那赤裸裸的女郎,忽然灵机一动,说:

    “石大爷,山下已经开火了,让我留在山上无事可作,坐在这里听枪声,这滋味实在不好受哦!”

    “你觉得无聊吗?”石万山笑笑说:“那好办,只要老弟对昨晚那个姓项的妞儿还有胃口,不妨学我一样,弄她去解解闷,那就不会元聊啦!哈哈……”

    这可正中叶雄下怀,他正愁没有机会跟她们接触!

    “石大爷是说,我可以找她解解闷?”他急问。

    石万山微微点了下头,说:

    “春宵一刻值千金,老弟快去吧!”

    “谢谢石大爷……”

    叶雄说了一声,刚要转身走,石万山却又叮嘱说:

    “老弟,今夜你尽可痛痛快快地销魂,不过,希望你别出外乱跑,因为我已经下了命令,任何人没有我的许可,擅自活动的,一被发现,就格杀勿论!”

    “是!”叶雄应了一声,便匆匆出房。

    石万山一使眼色,一名大汉便急步跟出,走在叶雄身旁,说:

    “叶朋友,我陪你去,否则他们不会把那妞儿让你带出来的!”

    叶雄不便拒绝,只好由那大汉陪同下,一直来到了宋佩妮的卧房,此刻已可听见山下枪声大作了。

    门口把守着两名大汉,见他们走近,立即举枪喝问:

    “站住!你们来干嘛?”

    陪同叶雄来的大汉,上前狗仗人势地说:

    “石大爷叫我带他来,把那姓项的娘们带去,你们要阻挡吗?”

    把守的两名大汉,听了那大汉的话,哪敢故意刁难,连忙陪着笑脸说:

    “请吧!”

    那大汉不屑地冷哼一声,抢在头里闯进了房,叶雄哪敢怠慢,立即急步跟了进去,轻轻把门带上。

    进房一看,只见宋佩妮和项梅英站在窗前,正在顷听着山下的枪声。忽见他们进来,顿时大吃一惊,赶快退开窗口,以免被疑心她们企图越窗逃出。

    就这电光石火之间,叶雄突然出手如电,以迅雷不及掩耳的一掌,狠狠劈在那走在前面的大汉后颈上!

    “呃!……”地一声,那大汉的气一憋,立即跪跌在地上,昏了过去。

    叶雄急用手指放在唇上,示意她们不要出声,赶过去轻声急说:

    “等我躲在门后,你们就互相扭打,大声惊叫!”

    说完,他忙不迭回身过去,拖开了昏在地上的大汉,藏身在门后。

    他刚一站定,作了个手势,宋佩妮和项梅英立即尖声惊呼起来。

    把守在门口的两名大汉,一听房里的惊呼,顿时吃了一惊。慌忙冲了进来,只见两个形同赤裸的女郎,正滚在地上,扭打作一堆。

    他们看得一怔,还没转念想到刚才进来的两个人上哪里去了,已被叶雄从门后出其不意地扑来,双手抓住他们的衣领,猛力撞在一起。使两个大汉在猝不及防之下,脑袋撞脑袋,连气都没哼出一声,就撞昏过去。

    叶雄手一松,他们便双双倒在了地上。

    两个女人立即停止扭打,爬起身来,惊喜交加地急问:

    “你怎么……”

    叶雄虽然心知这时不可能再有人闯来,但仍急切说:

    “甘瘤子方面已经发动了,你们必须尽快脱身,离开此地……”

    没等他把话说完,宋佩妮已断然说:

    “不!大仇没有报成之前,我们宁可死在山上,也绝不逃走的!”

    叶雄苦笑说:

    “两位姑奶奶,这是什么时候,你们还在念念不忘报仇?不把命保住,以后就是有机会,也无从报仇了呀!”

    项梅英毅然说:

    “叶先生,说句话你别见怪,因为石老贼没有使你身受其害,弄得家破人亡,所以你不关痛痒。可是在我们来说,眼看着不共戴天的仇人就在眼前,而我们却报不了仇,纵然能侥幸逃生,活着又有什么意思呢?何况山上的戒备森严,附近又是对方的人马,在这枪林弹雨之下,教我们如何闯得出去?”

    叶雄深受感动地说:

    “你是非报仇不可?”

    宋佩妮痛声说:

    “大仇不报,我们就宁可死在这里!”

    叶雄犹豫了一下,神色凝重地说:

    “你们的决心和勇气,实在令人钦佩,使我不得不成全你们的大志。不过,我希望你们答应我一件事,那就是我可以帮助你们达成报仇的心愿,但不是由你们亲手杀他……”

    “为什么?”她们异口同声地问。

    叶雄郑重说:

    “因为我要把石万山活捉回去!”

    她们又不约而同地惊问:

    “为什么?”

    叶雄终于正色说:

    “事到如今,我必须表明我的身份了。不瞒你们说,我是由菲律宾当局派来的!”

    她们不禁相顾愕然,惊讶得一句话也说不出了,只是呆呆地望着他。

    叶雄继续说:

    “我这次所负的任务,是冒充那海盗头子派来洽购军火的,以便接触石万山。再怂恿他跟甘瘤子火拼,使双方两败俱伤。而我们的大批人员,早已化装成那些海盗,在明天黎明前赶来接应。现在我得到消息,两艘伪装的海盗船,已经赶来了,黎明前一定会准时赶到!……”

    宋佩妮不解地问:

    “那为什么非活捉那老贼不可呢?”

    叶雄坦然说:

    “我这次实际上是负的双重任务,第一是要把这个被歹徒利用的岛上,全部势力消灭。第二是要活捉石万山回去,因为你们的仇人,仅仅只是他一个,或者是以他为首。而在过去这些年来,身受其害的人,真是无法统计。而且当时跟他狼狈为奸的,更是大有人在,很多人摇身一变,现在已经是社会上或官场里的显要人物。试问,像你们一样有着不共戴天大仇的受害者,他们的血海深仇难道不想报吗?”

    项梅英终于恍然大悟说:

    “我明白了,你要活捉他回去,是把他交给当局,要他指认出当时跟他狼狈为奸的人,是吧?”

    叶雄点点头说:

    “这样一来,不仅是大快人心,你们的大仇也报了,那不是两全其美吗?”

    宋佩妮和项梅英相顾默然,沉思了片刻,再互望一眼,似已获得了默契。由宋佩妮说:

    “叶先生,为了更多的人,我们不能自私,愿意同意你的意见。可是,要想杀死他已经不容易得手了,怎么可能把他活捉呢?”

    叶雄胸有成竹地说:

    “白天在大厅上,他向你们用刑的时候,我几乎一冲动想动手了,只要干掉那四个女枪手,把石万山制住,他的手下就绝不敢轻举妄动。那样一来,虽然可以挟持他让我们脱身,甚至于安全离开这个岛,但我的任务只算达成一半。同时等于帮了甘瘤子的忙,让他坐享其成,合并了石万山的势力。将来警方就是会同军队来攻,他们来个负隅顽抗,恐怕要付出相当大的代价,才能消灭他们呢!所以,经过慎重考虑,我才没有贸然动手……”

    正说之间,忽听外面人声由远而近,仿佛有人在骂:

    “妈的!那小子不在大厅,会躺到哪里快活去了?”

    三个人同时一惊,脸色大变。

    叶雄急向惊慌失措的宋佩妮说:

    “你躺上床去,他们如果进来问你,就说我把项小姐已经带走了!”

    宋佩妮急问:

    “那么你们……”

    叶雄已无暇回答,急向项梅英说:

    “帮我个忙,快把这几个家伙拖到床底下去!”

    项梅英哪敢怠慢,连宋佩妮也过来帮忙了,三个人合力将昏迷未醒的大汉,拖到床边,推进了床底下去。

    宋佩妮刚躺上床,人声已近,叶雄拾起两支手枪,把项梅英拖到窗口,迅速开窗翻越出去。

    由于门和窗是两个方向,来的几名大汉这边刚闯过进房,越窗而出的叶雄和项梅英,正好绕到了门口。

    几名大汉原是奉命到大厅,查看叶雄和项梅英的动静的。一问把守门口的两个汉子,他们根本没去大厅,于是情知有异,立即赶来宋佩妮的卧房。

    谁知闯进房一看,只见形同半裸的宋佩妮,独自玉体横陈地躺在床上,一副撩人心弦的睡态,诱惑至极!

    她毕竟是石万山的老婆,尽管老家伙把她打入“冷宫”,这些大汉还是不敢得罪她。其中一名大汉,仍然执礼甚恭地走上前问:

    “太太,姓项的那个小妞儿呢?”

    宋佩妮悻然说:

    “那小子来把她带走了,人又没交给我,干嘛跑来问我?”

    “是!……”那大汉碰了个钉子,敢怒而不敢言,只好忍气吞声,陪着笑脸说:“太太,怎么守在门口的两个家伙也……”

    宋佩妮霍地坐起身来,怒形于色说:

    “混帐东西,你得分清楚,究竟是他们在看守我,还是我看守他们?只要我没走出这里就行了,我管他们上哪里去了,笑话!”

    “是!……”

    大汉被斥得脸红脖子粗,刚要回身出房,却见叶雄挟着项梅英推门而入。

    宋佩妮看他们去而复返,顿时暗吃了一大惊。

    叶雄却没等那大汉开口,已怒气冲天地说:

    “你们来得正好,这妞儿说什么也不肯陪我,我只好把她送回来了!”

    大汉勃然大怒,不由分说,举手就要揍她,叶雄急加阻止说:

    “老兄,这种不知好歹的女人,打她还打脏了你老兄的手,不如带去见石大爷,看他怎么发落!”

    大汉毫不考虑地说:

    “好!带她去看石大爷,准有她好受的!”

    叶雄故作气愤地把她向房外一推,几个大汉便涌出了房,一齐走向石万山的卧房。

    这时枪声已愈来愈激烈,但始终在山下,未曾接近。显然甘瘤子方面虽在猛攻,却被几道关卡的火力所阻,无法突破防线。

    其实不然,甘瘤子明知道这几道关卡不易攻破,却故意发动猛攻,正是用的声东击西诡计。企图吸引注石万山这边的注意力,而使另一批人马,由峡谷偷袭后方!

    罗九率领的一股“奇兵”,这时候正向峡谷接近……

    几个荷枪实弹的大汉,带着叶雄和项梅英来到了石万山的卧房,他们谁也没有发觉,后面竟跟着一条人影!

    到了卧房门口,大汉们不便全部进去,只由一名大汉带他们进房,其余的都留在外面。

    石万山正搂着那赤裸裸的女郎,在床上热吻,外加遍体摸索。忽然惊觉有人进来,立即抓起枕边的轻机枪,一骨碌翻身坐起,枪口对向门口,手指扣在了扳机上。

    见是那大汉带着叶雄和项梅英到来,他才没有扣动扳机,诧然怒问:

    “怎么啦?”

    叶雄用力把项梅英一推,推跌在地上,故作气愤地说:

    “她说宁死也不让我碰她一碰,我没办法,只好把她带来见石大爷!”

    “哦?”石万山走到她身边,嘿然狞笑说:“倒看不出,你还有点小脾气,我倒不相信你是什么金枝玉叶,不能让人碰一碰了叶老弟,你现在就当着我的面,碰碰她看,看她敢不敢不让你碰!”

    叶雄暗向四名土女一瞥,见她们两个分立在门旁,两个则守住窗口,虽然枪插在枪套里。但“左轮”没有保险掣,以她们拔枪的神速,随时都可以拔枪射击,花不了一秒钟。

    他纵然也是位快枪手,身边暗藏了两支“曲尺”,都开了保险掣,子弹上膛,可以拔枪就射。但四个土女的目标太分散,绝不是他双枪齐发,所能对付得了的。

    同时石万山手上还有支威力强大的轻机枪,更有陪同他们来的大汉虎视在侧,实在不敢轻举妄动。

    石万山看他犹豫不决,不禁纵声大笑说:

    “怎么啦,老弟,是不是当着我们这些人的面,有点不好意思?哈哈,这算什么,你该学学我呀,我从来就不在乎的!”

    叶雄这才走上前,弯身一把提起项梅英来,暗使了个眼色,冷笑说:

    “刚才你不让我碰,现在我可要当众表演啦!”说着,突然双臂一张,做势要将她抱住。

    项梅英已得了他的暗示,故意装作是在逃避,猛可一回身,撞进了石万山的怀里,双手紧紧把他脖子抱住,警叫着:

    “石大爷救命!石大爷……”

    石万山被她这出其不意地一抱,手里又拿着分量不轻的机枪,一时竟腾不出手来推开她,急得破口大骂:

    “妈的,你找死!……”

    叶雄佯作去拉开她,暗中却是用力一推,再加上项梅英全身向前的力量,竟使石万山踉跄连退几步,跟她一起跌在了地上。

    项梅英眼看仇人就在眼前,一时血液奔腾,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和力量,居然不顾一切地,一面紧抱住他的脖子不放,一面竟张口狠狠地向他肩头上猛咬下去!

    石万山被她这一口,活生生地咬下了块肉,痛得杀猪般一声怪叫:

    “哇!……”

    无奈他们滚作了一堆,使四名土女虽已拔枪在手,却不敢贸然射击,惟恐误伤了她们的石大爷。

    事情发生得太快,从她撞进石万山怀里,到滚跌在地上,仅仅不过是几秒钟,谁也措手不及。

    而就在石万山惨叫的一刹那,几乎是同时,突然一块大石头,砸破了玻璃窗,破窗而入。使窗前的两名土女,猛可一惊,回身举枪就向窗外连发。

    叶雄见机不可失,立即以闪电般的快动作,飞起一脚,踹倒身边的大汉,同时自己也扑身在地,拔枪一阵快射。

    分立门旁的两名土女,只顾着注意地上的石万山和项梅英。等到警觉叶雄一动手,她们的枪口掉转过来已经迟了,尚未扣动扳机,已被击中手腕。

    “啊!……”惨叫声中,枪便脱手坠地。

    窗口的两名土女犹未及回身,也像她们一样,各自发出声惨叫,枪已脱手。

    叶雄正好滚到石万山身边,一掌劈向他手腕,夺下了他紧紧抓住的轻机枪。

    四五个大汉刚冲进房,一阵机枪的怒吼,便听得惨叫连起,纷纷倒在了门口,吓得后面的大汉,忙不迭退了出去。

    叶雄一跃而起,逼令受伤的四名土女:

    “你们想活命的,就快逃吧,否则我要开火啦!”

    四名土女眼看大势一去,赶紧夺门而出,谁知她们才冲出房,就被一阵乱枪击中。

    “啊!……”连声惨叫,四个女枪手,全倒在了地上。

    叶雄忙将项梅英拖开,交了支枪给她说:

    “看住老家伙,我去打发外面的人!”

    说罢,他提枪冲向门旁,端起来就向外扫射,只见剩下的七八名大汉,狼狈不堪地向山下逃命,显然是向坚守关卡的孟超求援去了。

    项梅英手里紧握着枪,面对着不共戴大的仇人,不禁咬牙切齿地恨声说:

    “石万山,想不到你也有今天!”

    正待扣动扳机,忽见窗口翻进了满身是血的宋佩妮,使她不禁大吃一惊。竟顾不得石万山,赶紧过去把她扶住,惊问:

    “佩妮姐,你受伤……”

    “当心!”宋佩妮突然一声惊叫,奋力一把推开了项梅英。

    “砰砰砰!”一连三声击在了宋佩妮的身上。

    只听她一声惨叫:

    “啊!……”倒了下去。

    石万山乘她们不备,抓起地上的一把枪就射,可是没击中项梅英,却把发出警告的宋佩妮击中了。

    他再扣扳机,不料在惊乱下,子弹被卡住了。使他一时情急,爬起来就冲到衣橱旁,把那伪装的活动衣橱推开,开了暗门就一头钻了进去。

    项梅英一见宋佩妮中枪,根本忘了开枪阻止石万山,只顾着去察看她的伤势。

    由于这时山后的枪声已大作,叶雄追出房外扫射逃走的大汉,尚未知道屋里已发生了变化。等到那些大汉逃远,他追之不及,回到屋里来一看,顿时惊得脸色大变。

    石万山已不知去向,项梅英跪在地上,怀里依着的却是奄奄一息的宋佩妮!

    叶雄赶紧过去,只见宋佩妮痛苦万分,在以最后的一口气,挣扎着说:

    “我,我不行了……石老贼……从衣橱后的暗门……逃了……你们不,不要顾我了……快,快去追……”话犹未了,她的头已垂落下去,断了气。

    项梅英不禁悲从中来,抱着她的尸体,痛哭出声:

    “佩妮姐姐!……”

    叶雄不由流落下两行热泪,强自忍住内心的一股悲愤之情,拍拍她的肩膀,说:

    “项小姐,人死不能复生,我们要使她死能瞑目……”

    项梅英突然止住了痛哭,轻轻放下宋佩妮的尸体,凄然说:

    “佩妮姐姐,你安息吧,我一定不负你的心意。等我们追回了老贼,再来接你一起回去……”

    说完,她站了起来,一言不发地就冲向衣橱后的暗门。

    叶雄哪敢怠慢,提起机枪,急步跟了上去。

    隧道里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叶雄只得挺身上前,一面全神戒备,一面拉着项梅英的手,小心翼翼地一步步向前摸索着走。

    这条隧道并不太深,走不了多远,已经是军火库了。但石万山并不在,而是从旁边的那条秘道逃走了。

    叶雄终于发现了那条秘道,里面更黑更深,凭着摸索前进,速度自然很慢。足足摸索了个把钟头,才算逐渐接近了出口。

    他们的行动缓慢,石万山当然也快不了多少,而在这个把钟头里,双方的战况已非常惨烈。几道关卡方面,由于甘瘤子是虚张声势,枪声虽密,伤亡的数字倒不大。

    而在后山的峡谷方面,因为甘瘤子估计不到,石万山会早有戒备。认为由罗九率领的那支“奇兵”,一定会出奇制胜,攻老家伙个措手不及,以至他的人还没上去一半,已被打了个落花流水!

    等到张家两兄弟的后援赶来,硬往峡谷攻上去,结果造成了惨重的伤亡。

    可是,坚守关卡的孟超,一听山上出了岔子,便不得不调出一部分人手,赶回去救援石万山了。

    这一来,几道关卡的实力便薄弱了,甘瘤子和汪一明的两路人马一会合,便展开了全力猛攻,使万无一失的各关卡,反而情势岌岌可危起来。

    孟超带着二三十名大汉,赶回石万山的卧房时,只见外面横尸遍地,其中尚包括那四名女枪手,当时就情知不妙。冲进房里一看,除了宋佩妮的尸体,和一名昏倒在地的大汉之外,一个人影也不见,而那衣橱后,赫然竟是一道暗门。

    于是,他们也硬着头皮,冒险冲了进去。

    这时候,石万山已摸到了出口,而这个出口正在狭谷的尽头,等于是在罗九那班人的后方。

    更加上夜色朦胧,双方正在激战,使他不易被发现,绕过了一片树林,一直来到海边。

    在海边有个极隐蔽的石洞,里面藏着一艘双马达的小木船。昨夜他派出的两名“特使”,便是乘它出海的,回来后又藏在洞内。

    石万山此刻心知大势已去,逃命要紧,再也顾不得留在山上的财富了。他来到岩洞里,两脚涉水,独力将木船缓缓推出洞口。

    就在他准备攀上木船之际,不料岩石上突然一声冷喝:

    “石万山,你逃不了的!”

    石万山大吃一惊,吓得魂飞天外。犹未及抬头,岩石上已纵落下一人,正是手里端着轻机枪的叶雄!

    “叶老弟……”石万山已忘了昔日的威风,两脚一屈,跪在了水里,哭丧着脸哀求:“我的一切都完了,求你放我一条生路吧!”

    一声冷笑,岩石上又跳下个形同半裸的项梅英,她咬牙切齿地恨声说:

    “完了?我不亲手杀你,就永远完不了!”

    说毕,她把心一横,枪口对准了他的脑袋,正待扣动扳机,叶雄急加阻止说:

    “项小姐,你这不是太便宜了他吗?”

    项梅英已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痛哭失声说:

    “远仇不报!近仇我怎么能不报,刚才我亲眼看着佩妮姐姐死在他手里,我,我实在不能不自私了!”

    突然一咬牙,她已不顾一切的扣动了扳机,但叶雄眼急手快,急将她的手腕向上托,“砰!”地一发子弹,射向了夜空!

    这一声枪声,不料竟被迫出秘道出口的孟超听到了,立即循声赶来。

    叶雄赶紧逼令石万山上船,由项梅英以枪监视着,然后发动了两具装在船尾的马达。

    孟超带领的二三十人,已追至了海边,举枪齐发,向木船一阵疯狂乱射。

    机枪怒吼了,只听得海边惨叫连起,人影纷纷倒下。

    木船加足了马力,驶向海上,渐渐远离了这个血战方炽的小岛。

    在黎明前,当岛上的枪声已渐稀落,接近尾声的时候。朦胧的海上,正有两艘庞大的船影,由一只小木船带领,乘风破浪而来,逐渐地近了……

    (本书完,相关情节请续看《第一次任务》)

热门

  • 东京奇谭集

    最新章节:5、品川猴
    本书是村上春树新作品,5个短篇小说,均为发生在东京奇怪故事。小说集中融入偶然素,通过偶然性来表现命运之所以为命运的神秘感,表现了村很高的文学天分。

    村上春树01-01 完结

  • 司汤达中短篇小说选

    最新章节:媚药
    司汤达中短篇小说全集在线阅读

    司汤达01-01 完结

  • 罪恶的乐园

    最新章节:第十二章香消玉殒
    在地图上,根本没有这个地方的记载,但出没在海上的海盗、私枭,以及那些亡命之徒,却对它非常熟悉,称它为“罪恶的乐园”。它,就是位于菲律宾东南方,太平洋中的一个无名小岛!实际上,这个小岛的一切,均掌握在三个人手里,势力最大的,无异就是石万山,人家都尊称他一声石大爷。这家伙原是马尼拉当地的地头蛇,由于犯案遭通缉,他便畏罪销声匿迹起来。直到最近几年,才被人发现他盘踞在这个小岛上,不知从哪里弄到大批二次世界大战日本无条件投降后留下的枪械弹药,摇身一变,赫然成了一名大军火贩子。

    白天01-01 完结

  • 神秘岛

    最新章节:第三部 岛的秘密第十三章
    神秘岛是法国著名科幻小说家儒尔·凡尔纳的三部曲之一,该书叙述美国南北战争期间,五名北军俘虏乘坐气球,从南军大本营里士满出逃。途中遭遇风暴,被抛到南太平滚一个荒无人烟的小岛上。这些落难者依靠自己的智慧和过人的毅力,克服了种种困难,不仅顽强地生存下来,而且还把小岛建设成一个繁荣富庶的乐园。

    儒勒·凡尔纳01-01 完结